記者張紫茵/洛杉磯報導

經歷戰爭、身體創傷以及心理上的創傷後壓力(PTSD),部分軍人退伍後難以融入社會。但其實他們當初在戰場上獨當一面,重投社會一樣可以發光發亮。亞美政聯(CAUSE)周二於洛杉磯啟動2017亞裔退伍軍人學者計劃(Veterans Initiative program),支持亞裔從軍報國之餘,並提供資源,輔助退伍軍人重回社會。

受惠此計畫的一位華裔退伍軍人麥龍飛(Richard Mai)是廣東移民,17歲到美國,他表示家族有軍人背景,因此很仰慕軍人,從小聽說海軍陸戰隊好厲害,因此2001年完成高中後,就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更兩度遠赴伊拉克,負責運輸保安工作,保護貨物﹑軍火及軍人前後線往返,從軍四年多後退役,退役時為軍銜中士(Sergeant)。

戰場上烽煙四起,退役後回復平靜,麥龍飛表示很不適應,後來重新由社區大學讀起,最後在爾灣加州大學(UCI)取得雙工程學士學位。現在洛杉磯蒙特利公園市環境委員。他認為,當時在軍隊受訓是學做一個領袖的角色,回到社會後要重新開始,當中沒有對接點,讓很多軍人退役後無所適從,心理障礙下難以重投社會,雖然政府有很多補助可以解決他們生活所需,但他認為,幫他們找到工作來重投社會,找回生活的動力最有效。
另一位越南華裔退伍軍人張俊鴻(Jayce Wolf)19歲加入軍隊,在伊拉克戰役中負責通訊支援,服役2年半後退伍,他坦言重返社會很困難。「我相信每個人某程度上都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單是負責開車都可以有PTSD,從軍時經歷過這些極端的環境,會有一定的創傷,有多大我現在也不想再提起。」

戰場上所發生的事,會跟隨著軍人一輩子。經過6年的時間,張俊鴻坦言至今仍未回復正常生活,「我們都假裝正常,直到我們有一日真正做到。」他認為重新融入社會最好的辦法就是溝通,因在軍中的溝通方式很不一樣,很粗俗很直接﹐回來後慢慢學會體貼別人,不斷與身邊的家人﹑朋友溝通,慢慢重新適應社會。

他表示高中畢業後入伍,是因為當時沒有人生的方向,但從中他亦獲益良多,「在軍隊中學到的是,你可以花上幾年時間來準備一個最好的計劃,但一旦到戰場上,多完美的計劃都有可能煙消雲散。」所以他在軍隊時曾經想過退役後許多大計,預計不到的是,當他實踐時心理上承受不了,一度自我孤立令到自己陷入困境,最後他花了幾年時間從陰霾中慢慢走出。

他透露自己在單親家庭成長,沒有一個成年男性作為榜樣或指導他,從軍前他有問過一些遠房親戚的意見,他叔叔劈頭一句就是「你很蠢!」對於亞裔家庭,父母總是希望子女去當個醫生﹑律師,不會希望他們去從軍,承受危險。他入伍前到最後一刻才告知家人,媽媽發現後痛哭崩潰,更曾一日打四五十通電話給他,至今仍然未能接受。雖然加入軍隊令他經歷了很多,但他無悔,認為這個經歷難忘可貴,現在在社區大學讀書,並幫助其他伍軍人重返校園。
亞美政聯總監山崎(Kim Yamasaki)指,機構的退伍軍人學者計劃主要是幫助亞裔退伍軍人重返社區及擔任領導角色,將會提供資源及人脈﹐與其他亞裔退伍軍人聚集起來互相扶持。

Jayce Wolf

越南華裔退伍軍人張俊鴻表示,重新融入社會最好的辦法就是溝通。張紫茵攝

2017 Veterans Initiative fellows, Steven Ly

亞美政聯(CAUSE)周二於洛杉磯啟動2017亞裔退伍軍人學者計劃。張紫茵攝

Richard Mai

華裔退伍軍人麥龍飛指,回到社會後要重新開始,當中沒有對接點,讓很多軍人退役後無所適從。張紫茵攝

Kim Yamasaki

亞美政聯總監山崎(Kim Yamasaki)指,機構的退伍軍人學者計劃主要是幫助亞裔退伍軍人重返社區及擔任領導角色,將會提供資源及人脈﹐與其他亞裔退伍軍人聚集起來互相扶持。張紫茵攝

You can view the article from its original source here.